风雨“长城系”:作家掌门四处求援,永新华入局却带“前科”

作者:admin| 发表于2019-05-19 10:54 点击数:

可见,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双方的合作进展颇快。但野马财经发现,李永军此前曾遭证监会点名处罚,可谓是一位“前科”人士。2017年12月,因举牌“莫高股份”未做公告一案,李永军旗下的永新华韵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被甘肃证监局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李永军本人也被处以15万元罚款。

如果仅是文章写得好,那赵锐勇就只能做一位杰出的作家,而非“长城系”的掌门人。

沈国军虽然没有掏钱,但不久之后,永新华便带着价值15亿的战略合作站到了“长城系”身边。

其实,在李永军向长城集团“驰援”之前,青岛方面的企业就曾与赵锐勇有过接触,还差一点就接手了“长城系”旗下的天目药业。但最后两家不欢而散,长城集团还因此背上了3.5亿元的债务。

作者|王洪臣

来源|野马财经

这家2018年9月成立、注册资本高达500亿元的大型投资平台法人代表正是马云朋友圈的红人沈国军。

拿到第一桶金之后,长城影视开始快速发展,而赵锐勇也意识到了资本市场的魅力,积极准备上市。2014年初,长城集团成功借壳江苏宏宝登陆A股。

除了这起官司之外,1月14日,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分行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长城集团、武威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博览城有限公司银行存款1.42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但至此赵锐勇并没有停下并购扩张的脚步。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借壳上市之后,“长城系”先后对外发起20次并购,并购标的涉及影视、广告、营销以及旅游等多个方面。在2018年收购蒋雯丽、马思纯家族的首映时代之前,长城影视就已先后收购了上海胜盟、浙江光线影视、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浙江中影文化等多家公司及9家旅行社,共耗资约48亿元。

天目药业的公告显示,2018年8月,长城集团与天目药业二股东汇隆华泽的独资股东青岛全球财富中心(以下简称“青岛全球”)达成合作协议,后者将给予长城集团13.5亿元的资金支持,以此换取长城集团对天目药业的实控权。

在资本市场,浙江诸暨以小小县级市的身份,拥有十几家上市公司而声名显赫。诸暨籍资本大佬更是不少,出生于1954年的赵锐勇便是其中之一。据当年《杭州日报》报道,赵锐勇的人生经历颇为励志,世代文盲的他小学没有毕业,竟凭借自己的勤奋阅读与写作,1990年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

有“前科”的援军

白马骑士再度降临,股权冻结、业绩巨亏、债务压顶的“长城系”似乎看到了一缕脱困的曙光。

据其官网介绍,永新华的主营业务是以非遗传承保护及创新创意发展为核心,涵盖产业创新、大数据库、园区建设开发、园区运营管理、金融资本管理等各个方面。

“运用太极五行‘金、木、水、火、土’分配五大板块联动”,在1月21日永新华与长城集团签订战略框架合作协议的讲话中,李永军如是说。彼时双方并未透露15亿元增资扩股事项。

一个作家的资本征途

此后浙江影视创作所改制,组建浙江长城影视有限公司,赵锐勇以第二大股东主持公司工作。2007年,公司改制成为民营企业,赵锐勇接下公司,并四处筹钱投拍了电视剧《红日》。当时,《红日》的利润高达2000万,能否首批创投按十倍溢价以两个亿的市值投资长城影视。

1995年,赵锐勇从诸暨电视台台长调任浙江省文联主办的《东海》文学杂志,即现在的《品位》杂志。在这个岗位上,赵锐勇展现出了他在写作才能之外,还拥有杰出的经营管理才能。到任后的第二年赵锐勇便主持设立“东海文学奖”,第一届奖金30万元,第二届50万元,是当时国内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轰动一时。

据赵锐勇回忆,莫言获得的第一个有广泛影响的文学大奖,就是东海文学奖。

永新华成立于2003年,实控人为李永军、刘新军夫妇。据李永军去年在清华大学的一次演讲中披露,1987年他怀揣500元从山东青岛远赴甘肃兰州,由建筑安装行业开始其创业生涯。如今,李永军名下公司已达20多家,其中绝大部分位于甘肃兰州与山东青岛两地。

另据3月5日长城动漫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赵锐勇持有的公司股份已被轮候冻结。而此前两天的3月2日,长城影视也发布公告称,长城集团所持公司股份已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各地法院累计轮候冻结8次,累计被司法轮候冻结1.7亿股,占其持有股份的比例为87.20%,占公司总股本的32.37%。除此之外,“长城系”旗下的天目药业也出现大股东股份遭多家法院冻结的情况。

频频扩张不仅让“长城系”背上了巨大的商誉包袱,还导致赵锐勇手中的资金链日益紧张,最终陷入到了目前的困境。

在永新华伸出援手之前,2019年1月,困境中的“长城系”旗舰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曾与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之江新实业)签署了纾困顾问合作协议。

图片来源:银泰集团官网

最终双方于2018年11月达成谅解,长城集团同意尽快筹集资金归还3.5亿元的本金及利息。但如外界所知,直到同样来自青岛的李永军到来,长城影视仍未归还青岛全球的这笔欠款。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资本江湖新人换旧人,面对“长城系”的资本残局,携带15亿赶来的李永军想如何接手呢?请在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吧。

2014年,长城集团以22.91亿元借壳江苏宏宝,打造“影视借壳第一股”时,一个月上涨3倍,创造了当年的一个神话。此后攻城略地,“长城系”由此快速崛起。但短短数年,便又陷入到了如今的窘境之中。一度被视为财技高超的赵锐勇也遭到质疑,去年卸任长城集团法人代表。

图片来源:永新华官网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

同时,“长城系”旗下上市公司也纷纷陷入巨亏。其中长城影视预计2018年亏损约2.72亿元-3.57亿元;长城动漫预计2018年将亏损3.5亿元-4.5亿元;天目药业预计2018年亏损约700万元-950万元。港股上市的长城一带一路目前还未披露2018年的业绩,但业绩也不甚乐观,此前更是已连年亏损。

近日,“长城系”旗下3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002071.SZ)、长城动漫(000835.SZ)和天目药业(600671.SH)均发布了一份关于控股股东筹划股权结构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核心内容基本一致,即控股股东长城集团拟引进战略合作方永新华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永新华”),“如果双方签署最终股权转让协议,将有利于公司主营业务发展、改善公司财务状况及缓解资金压力。”

就在拟引进战略合作的三天前,三家公司亦同时发布公告称,长城集团及实际控制人赵锐勇、赵非凡与永新华经友好协商,签署了《合作协议》,永新华拟对长城集团增资扩股不低于15亿元或通过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与长城集团开展股权合作。

此后,长城集团陆续收到青岛全球财富中心指定的资金通道方横琴三元3.5亿元的借款。但是,双方后续10亿元借款协议始终未能达成,青岛全球要求长城集团交出天目药业实控权,而长城集团认为协议的条件未能达成,无法履行协议。

而面对资金压力,长城集团手中的上市公司股权也已大量质押,其中长城集团所持长城影视股股份质押率为87%、所持长城动漫质押率99.33%、所持天目药业质押率90.96%。

“长城系”的崛起只用了两年时间,赵锐勇的资本运作水平之高,彼时也让外界刮目相看。

在文学圈,赵锐勇的水平已堪称一流;在资本圈,短短数年他便将3家A股上市公司揽入“长城系”麾下,财技更是冠绝一时。

图片来源:永新华官网

手握两家上市公司,赵锐勇仍不满足,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赵锐勇先后通过受让股权、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耗资约9亿元将“内讧”近3年的“杭州第一股”天目药业收入囊中。

1997年,浙江省文联创办浙江影视创作所,由赵锐勇主持操办,并拍摄了他的第一部纪录片“共和国之最”,向新中国成立50周年献礼。此片获得400多家电视台播出,名利双收。

世代文盲,小学辍学,他却被破格评为国家一级作家。莫言的第一个文学大奖,就是经他之手获得。

目前,长城集团与永新华的合作仍属框架性协议,具体情况并未披露,对此野马财经曾致电发函询问,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应。

风急雨骤“长城系”

上市之后,赵锐勇开始在资本市场大展身手。同年7月,长城集团以3亿元对价从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手中拿下其所持全部股份,后更名为长城动漫。

沈国军也曾想过用真金白银帮老乡渡过难关,最后却只选择了顾问的形式。据《时代周报》报道,一位曾经参与长城系并购的券商人士说,“赵锐勇很困难,长城系2018年一直想找人接手天目药业,之前曾找过银泰集团的沈国军在谈收购,后面没谈好。”

如今,赵锐勇的资本大厦风急雨骤,而伸出援手的救兵,却在证监市场犯有“前科”。

此后,青岛全球的资金通道方横琴三元将长城集团告上法院,长城集团持有的长城影视、长城动漫的股份均被司法冻结。

而长城动漫紧随兄弟公司脚步,2014年底以10.16亿元现金收购湖南宏梦卡通、杭州东方国龙、杭州长城动漫游戏有限公司、北京新娱兄弟网络科技公司等7家公司的股权。2016年6月,长城动漫又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灵境科技和迷你世界两家动漫产业链公司。但同长城影视收购首映时代相似,此次并购最终未获批准。

Powered by 银河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